關(guān)注微信
小程序

2023,農機行業(yè)將進(jìn)入“至暗時(shí)刻”?

作者:朱禮好 本站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2年11月08日 收藏

  離2023年不到2個(gè)月,農機行業(yè)的上空似乎已經(jīng)布滿(mǎn)了陰霾。

  前幾年在國二升國三之際,筆者鑒于當時(shí)的不利形勢,本來(lái)要寫(xiě)篇農機行業(yè)進(jìn)入至暗時(shí)刻的文章,最終沒(méi)有寫(xiě)完并擱筆,一個(gè)重要原因是受到當時(shí)有人說(shuō)過(guò)的“回頭發(fā)現,今年或是未來(lái)十年最好的一年”的啟發(fā)。

  以當前的形勢觀(guān)之,我更愿意把這一標題用到明年(或明年上半年)的農機行業(yè)。即將來(lái)臨的2023年,也許只有農機具企業(yè)受到的沖擊會(huì )比較小,但農機具根本支撐不起龐大的農機工業(yè)與農機產(chǎn)業(yè)鏈,目前國內似乎連一家超過(guò)4億元營(yíng)收的純農具企業(yè)都沒(méi)有。對于一個(gè)要靠規模支撐的行業(yè),區區數十億元的子領(lǐng)域是難以寄托希望的。

  之所以提醒農機整機企業(yè)明年是最近幾年形勢最差的幾年、要做最壞打算,除了當前正值俄烏戰爭引發(fā)的全球經(jīng)濟衰退、世紀疫情給經(jīng)濟帶來(lái)的全方位沖擊、國內房地產(chǎn)等經(jīng)濟火車(chē)頭行業(yè)大幅下滑拖累經(jīng)濟發(fā)展、中美貿易戰給相關(guān)領(lǐng)域的供應鏈產(chǎn)業(yè)鏈構成的威脅等外圍因素,更有如下幾個(gè)直接重擊行業(yè)的不利因素。

國四重擊

  首當其沖的因素當然是農機行業(yè)國四排放政策的實(shí)施。

  國四實(shí)施,一是大大推高了企業(yè)的制造成本與農民的購買(mǎi)成本。有農機企業(yè)的朋友稱(chēng),僅國四柴油機這一項,就將讓主機的價(jià)格升高12%-15%。具體來(lái)說(shuō),一臺50-100馬力的拖拉機,成本要上升6000-15000元;100-200馬力的,成本要上升22000元;200馬力以上的拖拉機,成本則要上升25000-30000元。

  要知道,過(guò)去一臺200馬力以上的拖拉機補貼十一二萬(wàn)元的時(shí)候,去掉補貼,在有的年份買(mǎi)臺國產(chǎn)拖拉機最高也不到15萬(wàn)元,有的甚至才兩三萬(wàn)元。這就等于,在國四實(shí)施的明年,一臺200馬力以上的拖拉機,農民要多掏雙倍的價(jià)格。這么高的價(jià)格,在一段時(shí)間內只能讓農民望而止步。

  國四實(shí)施,二是大大推高的農民的使用成本。國四需要更高品質(zhì)的柴油,我們知道,農村的油品質(zhì)量要比大城市的油品差很多。有位朋友告訴我,有次在農村加的油,比在縣城加的油幾乎少開(kāi)一半時(shí)間。質(zhì)量不佳的油品,對國四柴油機的損傷,將遠遠大于過(guò)去國二國三時(shí)代。就像一個(gè)人,原來(lái)吃糧咽菜都可以打發(fā),而現在是金枝玉葉體,需要每天都需要精米細面,成本自然就上升了許多。此外,國四拖拉機還得消耗一定比例的尿素,正常一升尿素需要3元,機手一天作業(yè)三四十畝地,花費的成本不在少數,一方面增加了機手的成本與盈利壓力,也抬高了農民的機器使用成本,最終需要使用者埋單。從整體上看,農民成了農機環(huán)保成本上升的最終埋單者。

  國四實(shí)施,三是大大提升了農民的后期維修壓力和維修成本,也推高制造商與流通商的服務(wù)成本。國四排放標準柴油機對維修人員的內在素質(zhì)和維修技能要求很高,不僅要求維修人員掌握機械知識,而且要求維修人員懂得電控原理、會(huì )用專(zhuān)業(yè)的維修工具甚至需要熟悉計算機軟件,會(huì )查找分析國四柴油機故障原因并能夠拿出正確的辦法加以處理。像如果電控系統出現故障,需要維修人員具備精深的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、豐富的經(jīng)驗和高超的技能。國四柴油機維修人員必須是高技能型人才,國內廠(chǎng)目前還比較缺乏這方面的高技能型人才,如果在農忙季節出現大面積機械故障,不僅農機企業(yè)壓力劇增,也會(huì )影響國家糧食安全。

  實(shí)際上,農機升國四,我們看到的尚只是顯性成本,發(fā)動(dòng)機企業(yè)與主機企業(yè)在此過(guò)程中發(fā)生的龐大的產(chǎn)品研發(fā)和設備工藝升級的開(kāi)支,還沒(méi)算到里面去呢。為了及時(shí)切換國四,發(fā)動(dòng)機企業(yè)提前三四年就開(kāi)始做準備,以國內的玉柴、東方紅、全柴等主流農機發(fā)動(dòng)機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進(jìn)行國四升級,幾千萬(wàn)資金是隨隨便便需要花去的。為了升國四,發(fā)動(dòng)機企業(yè)這些年要進(jìn)行生產(chǎn)工藝的大幅改造,有企業(yè)正在進(jìn)行的新生產(chǎn)線(xiàn),投資需達上億元!此外還有一筆特別大的開(kāi)支——柴油機企業(yè)的新產(chǎn)品認證費用,一個(gè)產(chǎn)品的排放認證就要花掉二十多萬(wàn)元。像某柴油機廠(chǎng)有十幾個(gè)國四新產(chǎn)品,光認證就要花費3000多萬(wàn)元。而去年這家柴油機企業(yè)全年利潤也就一億多元。“說(shuō)柴油機認證機構是搶錢(qián),也不算為過(guò)。”該企業(yè)人士說(shuō)。

  當然,無(wú)論發(fā)動(dòng)機廠(chǎng)家還是農機主機企業(yè),這一切上升的最終的成本,都會(huì )落到農機終端使用者——農民的頭上。對于農民來(lái)說(shuō),國四不僅是購買(mǎi)時(shí)多掏一兩萬(wàn)塊錢(qián),更重要的是成本壓力一直延伸至整個(gè)產(chǎn)品生命周期,除了要花費更多燃油費、尿素(作業(yè)季節,每天尿素成本就要增加數十元)等開(kāi)支,還有維修帶來(lái)的不便——故障維修時(shí)間的延長(cháng)、有效作業(yè)時(shí)間的縮短、投資回收時(shí)間的延長(cháng)。

  按說(shuō),今年年底真不是一個(gè)得當的國四推行窗口期,畢竟國家經(jīng)濟正處于艱難時(shí)刻,對農業(yè)農村經(jīng)濟、農民收入帶來(lái)的負面沖擊不可低估。環(huán)保固然重要,但當下糧食安全、經(jīng)濟平穩發(fā)展更重要。

  可以說(shuō),國四的按期“順利”實(shí)施,或成為重創(chuàng )國內農機產(chǎn)業(yè)的致命因素。我們有人說(shuō),農用發(fā)動(dòng)機企業(yè)已經(jīng)準備好了。有點(diǎn)常識的人都知道,產(chǎn)品試驗階段是一回事,真正大面積應用階段又是另一回事。農機行業(yè)多數人都在焦慮:明年國四發(fā)動(dòng)機穩定性、可靠性能否靠得住?

  國四農機這么高的價(jià)格,很多中小企業(yè)出于生存,必然想盡辦法逃脫監管,以各種手段銷(xiāo)售沒(méi)賣(mài)完的國三機甚至仍然生產(chǎn)國三機,以各種名目流入市場(chǎng)。監管的力量畢竟有限。在這種形勢下,由于大企業(yè)和國外企業(yè)的違規成本較高,就會(huì )引發(fā)農機市場(chǎng)體系的紊亂,導致出現“劣幣驅良幣”現象。從更大的講政治的角度,會(huì )影響我國農機工業(yè)與農機化事業(yè)的轉型升級。

  由于國四的實(shí)施,農機行業(yè)的明年尤其上半年形勢極為悲觀(guān)已經(jīng)成為行業(yè)的共識。有好幾位農機企業(yè)的人士對我表示“明年上半年可以放假了”。當然,只有那些少數通過(guò)排放升級撈取利益的企業(yè)與農民之外的機構心內竊喜之,那些鼓吹國四升級有利的人,無(wú)疑就是其中的代表。

多重利空

  除了國四對帶來(lái)的重創(chuàng ),今年農機手收益下降與成本上升的預期,各地購機補貼率下調對潛在購機者的心理沖擊與杠桿作用的降低,以及明年新冠疫情的不確定性,均構成對明年農機市場(chǎng)的重要利空。

  年初開(kāi)始的俄烏戰爭推高大宗商品價(jià)格,石油價(jià)格上漲帶動(dòng)原材料成本和電價(jià)等能源成本大幅上漲,企業(yè)開(kāi)銷(xiāo)增大。盡管在國家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的干預與關(guān)照下,柴油價(jià)格仍達到8塊多一升,比往年增加不少。種糧農民盡管糧價(jià)一直在高位,但因農資價(jià)格成本、機器作業(yè)成本以及機會(huì )成本都上升,因此對于購機用機都帶來(lái)一定的影響。

  農機手收入下滑也影響影響明年的購買(mǎi)信心。像小麥跨區機收領(lǐng)域,今年有知名企業(yè)調查顯示今年機手平均收入較去年下滑10%左右。個(gè)中原因首先源于收割機社會(huì )保有量經(jīng)年上升,輪到機手收割的小麥“僧多粥少”。有媒體報道,已經(jīng)13年跨區機收經(jīng)歷的程師傅今年帶著(zhù)村里的其他機收隊外出多地,盡管隨著(zhù)這些年機器作業(yè)效率的提升,加上收割質(zhì)量更好、更干凈,很多老用戶(hù)都更加愿意選擇他們的機器來(lái)收麥,但是,最終一趟行程下來(lái),卻并沒(méi)有因此掙到更多錢(qián)。有行業(yè)專(zhuān)家認為,受農機技術(shù)提升、價(jià)格下降,農機購置補貼政策推行等影響,各地農機保有量持續增加,農機跨區作業(yè)已出現萎縮特征。

  而根據9月19日農業(yè)農村部農機化司發(fā)布的《2022年“三秋”機械化作業(yè)服務(wù)價(jià)格和成本變化趨勢調查報告》顯示,預計今年“三秋”柴油價(jià)格為8元/L,同比上漲23.27%;預計機手雇工費用增長(cháng)的樣本數占樣本總數的89.02%,人工成本連續增長(cháng)和缺乏機械化作業(yè)水平較高的機手是導致機手雇工費用增長(cháng)的主要因素;零配件原材料價(jià)格與物流成本的增長(cháng)是農業(yè)機械零配件購買(mǎi)價(jià)格上漲的主要因素。機手成本上漲,種糧農民用機成本和化肥農藥農膜等農資成本的上漲,對于潛在購機的影響都是負面的。

  農機市場(chǎng)的指揮棒——購機補貼政策在多地的調整,也拉低明年農機市場(chǎng)的預期。今年,農機主導產(chǎn)品拖拉機和收割機補貼率大幅下滑,杠桿作用變小,像作為農機大省的河北省,2022年140-160馬力輪拖由去年的38800元降到了26900元,180-200馬力輪拖由去年的51200元降到了35800元,下調幅度分別達到30.67%和30.08%!下調幅度非常明顯。你也許會(huì )說(shuō),假如過(guò)去10萬(wàn)塊錢(qián)只能分給3人,現在可以分給5人,可以刺激更多人購買(mǎi)農機,但理論與實(shí)際并不是這回事,購機農民就局限在一定的群體范圍,一方面并一定會(huì )有更多新人來(lái)購機,另一方面每年有新增的農機經(jīng)營(yíng)者、同時(shí)也有退出農機經(jīng)營(yíng)者,兩相抵銷(xiāo),總體上由于勞動(dòng)力的轉移、城鎮化的加速、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帶來(lái)掙錢(qián)機會(huì )的增多、農機本身使用功率的不斷上算而產(chǎn)生的數量替代(現在一臺抵過(guò)去好幾臺),加上不少領(lǐng)域農機產(chǎn)品的飽和,當前專(zhuān)業(yè)從事農機的人數量比前些年要少,更多集中于合作社這種專(zhuān)業(yè)機構。此外,即使是潛在新入局(購機)者,一看過(guò)去買(mǎi)農機補貼那么多,而現在補貼變那么少,在購買(mǎi)前就打消了念頭。

  此外,農機市場(chǎng)跟種糧農民收入、機手收入、農業(yè)種植面積息息相關(guān)。今年我國南方遭遇60年來(lái)最強高溫襲擊,高溫干旱直接影響糧食產(chǎn)量。根據國家統計局8月25日公布的數據,僅在7月份,高溫就給中國造成了27.3億元人民幣的直接經(jīng)濟損失,影響550萬(wàn)人和2549520萬(wàn)畝的土地,其中受旱情影響的五省一市糧食產(chǎn)量去年約占我國糧食產(chǎn)量1/4。

  社會(huì )保有量越來(lái)越多,紅海市場(chǎng)下生存壓力進(jìn)一步加大。這無(wú)論對于主機企業(yè),還是農民來(lái)說(shuō)都如此。前面說(shuō)到的跨區機手收入下滑、作業(yè)半徑大幅下降就是因為機器多造成的。統計數據顯示,1990年末我國谷物聯(lián)合收割機僅3.9萬(wàn)臺,隨著(zhù)90年代跨區機收興起,2000年末增加至26.3萬(wàn)臺。此后2004年國家實(shí)施的農機購置補貼政策快速推升了收獲機的普及,2010年末增加至99.2萬(wàn)臺,2020年末增加至219.5萬(wàn)臺。30年間,我國谷物聯(lián)合收割機擁有量增加了55倍。不僅總量增加,各地的谷物聯(lián)合收割機保有量也同步快速增長(cháng),2020年我國糧食產(chǎn)量最多的三個(gè)省黑龍江、河南和山東,谷物聯(lián)合收割機分別比2019年增長(cháng)了1.1萬(wàn)臺、0.6萬(wàn)臺和0.7萬(wàn)臺。隨著(zhù)機器的增多和機器作業(yè)效率的提升,過(guò)去小麥主產(chǎn)區從南到北需要二三十天才能收完,現在不到兩周就輕輕松松收完了,讓人似乎都感覺(jué)不到過(guò)去那種緊張的氣息。

  不僅需求市場(chǎng)是紅海,作業(yè)市場(chǎng)也是紅海。農機化司9月19日發(fā)布的調查還顯示,45.17%調查對象明確表示不開(kāi)展秋收跨區作業(yè)、20.28%的調查對象表示不確定是否參與跨區作業(yè)。終端機器擁有者收益下降,反向作用于前端購買(mǎi)需求下降,及至整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鏈變得更加蕭條。

跨區作業(yè)意向樣本分布情情況

  競爭環(huán)境更加激烈,今年很多小企業(yè)被洗牌出去,據說(shuō)濰坊今年拖拉機少了四五十家,大企業(yè)之間的競爭加激烈,市場(chǎng)越來(lái)越演變?yōu)閷?shí)力派企業(yè)的競爭。但實(shí)力派企業(yè)之間的碰撞,顯然跟他們和小微企業(yè)競爭之間的烈度不一樣,為了多賣(mài)自家貨,最終可能陷入打價(jià)格戰的境地,加速行業(yè)的進(jìn)一步“內卷”。

積極應對

  距離明年還有兩個(gè)多月,但現在農機行業(yè)對明年已是看衰一片。雖說(shuō)今年上半年極少數幾家頭部農機企業(yè)業(yè)績(jì)還過(guò)得去,且不說(shuō)明年他們會(huì )遭遇強力打擊,即使他們能保持正常發(fā)展,行業(yè)整體也會(huì )受到影響。同時(shí),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也不能靠這么少數幾家企業(yè),整個(gè)行業(yè)供應鏈、營(yíng)銷(xiāo)鏈,行業(yè)人員的就業(yè),對國家的納稅,在這個(gè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整個(gè)困難期,都會(huì )受到更明顯的波及。

  當然,面對困難與挑戰,逃避肯定是不可取的,具體到每個(gè)企業(yè),都要積極應對,這也是企業(yè)家精神的重要方面。企業(yè)和人一樣,哪能一帆風(fēng)順、沒(méi)出點(diǎn)波折不遇到坎坷?商海險惡,活得長(cháng)的企業(yè),都是經(jīng)過(guò)了一輪又一輪艱難洗禮勝出的企業(yè)。

  在這種情況下,農機企業(yè)要積極探索自己的生存之道。一是要充滿(mǎn)信心,信心比黃金還寶貴。特別是股東的信心、企業(yè)領(lǐng)導者的信心尤其重要。市場(chǎng)再不好,也會(huì )有生存下來(lái)的企業(yè)。企業(yè)領(lǐng)導者的信心對員工非常重要,這個(gè)道理誰(shuí)都會(huì )懂。對于員工來(lái)說(shuō),也要擰成一股繩,努力拼搏、服務(wù)好企業(yè)。企業(yè)不興,有些員工得重新找工作,在經(jīng)濟下行、行業(yè)艱難之際,還不如在自己現在的企業(yè)里好好干、把企業(yè)干紅火,也省得面臨失業(yè)重新找工作的煩惱。被動(dòng)地重新找工作,社保、收入、心情,都會(huì )受到影響。

  二是要充滿(mǎn)耐心。這一點(diǎn)對于企業(yè)投資人來(lái)說(shuō)尤為重要。沒(méi)有哪個(gè)行業(yè)好掙錢(qián),也沒(méi)有哪個(gè)行業(yè)可以?huà)昕戾X(qián)。既然選擇了農機領(lǐng)域,就要充滿(mǎn)長(cháng)期主義,不做短期主義者。不能在困難面前自亂陣腳,宏觀(guān)性的、中觀(guān)性的困難,對于每個(gè)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都是一樣的,企業(yè)可以在微觀(guān)的經(jīng)營(yíng)層面各顯本領(lǐng)、各出奇招,以不變應萬(wàn)變,以更多的確定性對抗外部的不確定性,譬如提高資金實(shí)力、提高現金流能力、運用信息化等手段降低成本、提升員工平均生產(chǎn)率。

  三是要充滿(mǎn)愛(ài)心。農機企業(yè)要善待員工和合作伙伴,讓員工自發(fā)的愛(ài)企業(yè),形成強大的團隊智慧與競爭力,與合作伙伴真心的擰成一股繩,結成戰略生態(tài)聯(lián)盟,讓整個(gè)企業(yè)生態(tài)鏈、價(jià)值鏈充滿(mǎn)合力。團結力量大,這樣比企業(yè)單打獨斗要好多了。

  四是要更加專(zhuān)心。要做好細分市場(chǎng),國四形勢下主機競爭更加激烈,而一些剛性需求領(lǐng)域如農機具領(lǐng)域的生存狀態(tài)要相對從容一些。即使單純生產(chǎn)拖拉機的企業(yè),也要仔細研判不同馬力段受到國四影響的輕重程度,再根據自身的資源稟賦生產(chǎn)自身更具競爭力的某(幾)個(gè)馬力段的產(chǎn)品。在形勢不好的時(shí)候,先想辦法活下來(lái)更重要。

  五是要充滿(mǎn)恒心。要一以貫之鍥而不舍沉潛用心做好做精產(chǎn)品,這是不變的市場(chǎng)競爭法則,不斷提高品牌優(yōu)勢和產(chǎn)品溢價(jià)能力。比如濰柴雷沃的輪式小麥機、沃得的履帶機、順邦的飼料粉碎打捆機、九方泰禾的莖穗兼收機、吉林康達的免耕播種機、鄭州中聯(lián)的花生機、河北圣和的旋耕機與還田機、雷肯的翻轉犁、愛(ài)科的打捆機等,這些都是已有的例子。企業(yè)要學(xué)會(huì )打造爆品,有些企業(yè)什么都做、什么都干不過(guò)某家企業(yè),這種經(jīng)營(yíng)方式似乎并不可取,至少讓人想起你時(shí),能讓人對你產(chǎn)生某類(lèi)產(chǎn)品的品牌聯(lián)想:“哦,他的某某產(chǎn)品做得不錯!”

  六是要充滿(mǎn)上進(jìn)心。向管理要效益,提高管理精細化能力,科學(xué)做好原材料與產(chǎn)品的庫存與交付,量力而行采用各種更先進(jìn)的管理技術(shù),提高管理水平。無(wú)論是企業(yè)產(chǎn)品的競爭、還是服務(wù)或品牌的競爭,實(shí)際上最后都是管理力的競爭力。有好的管理,企業(yè)才會(huì )有好的產(chǎn)品好的服務(wù)好的品牌,這也是國外企業(yè)對中國農機行業(yè)分析之后得出的結論。我們有些企業(yè)側重營(yíng)銷(xiāo)導向,重銷(xiāo)售甚于產(chǎn)品,并不能這說(shuō)是錯誤的,不同的企業(yè)或企業(yè)在不同的發(fā)展階段有其側重點(diǎn),但最終還是要補齊短板,提升自己的綜合管理運營(yíng)能力。

 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,在下一向是樂(lè )觀(guān)派,從來(lái)不愿唱衰農機行業(yè),實(shí)際上一定有很多不如我們農機行業(yè)的行業(yè),而且同樣受?chē)挠绊懙墓こ虣C械行業(yè)在明年一定不會(huì )比農機行業(yè)更好——只會(huì )更差!(有工程機械領(lǐng)域的人士已經(jīng)說(shuō)了,僅一個(gè)挖掘機品牌就庫存達到8萬(wàn)臺左右,明年一年只夠應付庫存了)撰寫(xiě)本文,我這里只是想提醒大家要拋卻幻想,不要以為自己挺能的(真有極少數人認為自己挺能的,說(shuō)什么國四晚來(lái)不如早來(lái)的就是這類(lèi)),提前做好各種應對準備。把情況考慮壞點(diǎn),并不是壞事。

  當然,士氣上不能低落,還要多鼓勁。畢竟,國四適應期后,一片雨打風(fēng)吹去,倒下的企業(yè)倒下了,可能又有一批新的企業(yè)冒出來(lái),行業(yè)再差,但行業(yè)仍在,只不過(guò)到時(shí)復蘇之際受益的可能是另一撥人或企業(yè),這也是商業(yè)的殘酷之處。我國農機化事業(yè)也仍將繼續滾滾向前發(fā)展,即使會(huì )更多依賴(lài)國外品牌的農機產(chǎn)品。因此,即使明年行業(yè)進(jìn)入隆冬,有韌性戰斗精神的農機同仁們仍要更加奮勇前行。

分享到:
新聞來(lái)源地址: http://www.mathiaslachal.com/
  • 游客
    發(fā)布于2023-02-24 11:33
    游客
    發(fā)布于2022-11-17 10:48
    深入企業(yè)、市場(chǎng)走一走看一看
    都說(shuō)沒(méi)有調查就沒(méi)有發(fā)言權,現在的文章多數都是查查資料,看看其他文章拼湊出來(lái)的,有幾個(gè)去跑市場(chǎng)調研,去企業(yè)調查的,和很多不靠譜的專(zhuān)家似的!
  • 游客
    發(fā)布于2022-12-09 15:04
    還在用過(guò)去的賬算今天的生意,怎么算都是以前好。行業(yè)有了新任務(wù)新課題,老百姓的活兒有機器干就行了,至于貴不貴,賬老百姓自己會(huì )算。如果漲個(gè)一兩萬(wàn)突然需求就消失了,那說(shuō)明行業(yè)原來(lái)是浮腫虛胖。
  • 游客
    發(fā)布于2022-11-21 09:52
    一臺申請專(zhuān)利要20萬(wàn),有十幾臺專(zhuān)利費需要3000萬(wàn)?咋算的
  • 游客
    發(fā)布于2022-11-17 10:48
    深入企業(yè)、市場(chǎng)走一走看一看
加載更多
亚洲av、欧洲av,国产在线高清在线最新,国产免费无码av,古代级a毛片免费观看,古代真人性和爱视频,古代糟蹋美女视频